当前位置: > 主页 > 文化 >

拼命三郎 铁骨柔情·台州日报

2017-09-25 12:51来源:网络整理

本报记者牟同飞 詹晓霞

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。卓玉宝当过农科员、文旦特产员、片长、乡镇农办主任、街道综治办主任……35年里兢兢业业。积劳成疾仍一心扑在工作上,不幸“拖”成了肝癌。

“也不怕,就是感觉时间不够用了。”回忆接过诊断书时的感受,卓玉宝未说先笑,“去医院也就走走程序吧,那时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。把工作作个了结,走了也心安。”

不忘初心 踏石留印

处理好手头两个调解案子,去上海求医的第一天,卓玉宝陪妻子林务英去外滩散心。黄浦江边万家灯火,“来,咱们俩也合个影吧。”夫妻俩几乎异口同声。对着连襟举起的相机,卓玉宝强忍泪水,林务英早已红了眼……

卓玉宝口袋里的手机响了,依然是街道扶工助企调解的话题,依然是一说就半天,嘴里对病情不吐露半个字,心里却把每一件事当成分内事,“我知道我这病的严重性。尽量抓住有限的时间去完成,能多一个是一个。”

江风袭人,林务英紧了紧丈夫的衣领,不改刀子嘴豆腐心:“傻不傻,病成这样还把诊断书藏起来,你的眼里有这个家吗?”

平时在调解群众工作时特别能说的卓玉宝,这时候只是憨憨地笑着,低着头用力地将妻子的手拽在手心。

过了5天,躺在手术台上,医生告诉他,“要打麻药了,不用怕。”卓玉宝黝黑而消瘦的脸上露出从容的笑。这个之前看到医生给儿子缝合伤口心都会发抖的男人,那一刻特别坦然。

手术切除了12厘米的肝脏,卓玉宝把微信名改成了“哥怕谁”。强忍麻药过劲后的剧痛,躺在病床上的他用电话和笔记,依然不降工作的节奏……

“工作时,我就能忘记病痛。”面对家人朋友的担心,卓玉宝这样说。“现在身体指标都还好,有了第二次生命,就要珍惜时间回到岗位多做点事情。”

翻开卓玉宝的简介,专业技术职务一栏写着“农艺师”,年轻时比他迟两年进入街道的老同学徐仁法,现在已有了高级职称。玉宝中途被组织选调到综治办,现在还是个副科,事业编制,但他并不后悔,“为人民服务的初心不能忘,组织让干啥就干啥。”

长山嘴村村民孙建祝常来街道探望卓玉宝。这几天连日下雨,卓玉宝又对村民牵肠挂肚起来,“村里立改套项目进展得怎么样了?”

“快了快了,今年能破土动工了。你就安心养病吧。”孙建祝劝慰道。

孙建祝参加过上世纪60年代的援越抗美战争,退伍复员后回到老家,至今仍挤在半山腰一矮小破旧的老房子里。长山嘴是渔业村,基本没有土地资源。“村里面还有很多40来岁都没结婚的,房子在山上老旧了,地皮紧张建房又难,谁会愿意嫁过来啊?”

台风天,别人往自家跑,卓玉宝往外跑,顶着风雨帮村里的危房户转移安置。“玉宝把群众的困难放在心上,老百姓看在眼里,记在脑里,真心感激他。”提起卓玉宝,孙建祝不免老泪纵横。“街道派玉宝联系我们村,他挨家挨户访贫问苦,为了解决村民住房难马不停蹄。‘两学一做’学习教育,他是真正做出来了。”目前,长山嘴村的“立改套”项目已经获批。

铮铮铁骨 柔情在心

“拼命三郎”并非铁石心肠,卓玉宝的内心深处,也会为家人保留一处柔情。

卓玉宝有个儿子,取名潜潜,“是希望儿子有潜力”。

下班后到家,玉宝让儿子帮忙点播江西卫视《金牌调解》。

“您都已经调解十年了,下班回家还需要看?”儿子有点抱怨。

“学习一下嘛,人家经验比我们好。”玉宝在孩子面前也是一贯的谦虚。

潜潜叹了口气,用电脑麻利地打开《金牌调解》栏目。父子俩挤在一个沙发里,玉宝不失时机地边看边指点儿子,“在基层工作,学会与群众打交道很要紧,得学一点。”

潜潜点了点头。现在他特别珍惜父子间这样的对话机会。

回忆起父亲去上海手术的事,潜潜至今满怀愧疚。

“出发前一夜,爸爸把我叫过去,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有个血管瘤,去上海做个微创手术。”潜潜当时也就信以为真,听父亲的就留在大麦屿继续上班。

第二天,父母前往上海。手术前要看体检报告,父亲来电让潜潜与玉环县人民医院联系下。

“医生,我爸爸到底哪里不好?”

“唔,肝不太好。”

潜潜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知道父亲在隐瞒着自己,眼泪瞬间夺眶而出。

度日如年把父母从上海盼回了家,潜潜懂事了许多,不但抽空帮父亲煎药、榨水果汁,还常常陪父亲去公园晨练。

“爸爸的拿手菜是鲈鱼,只是平时没时间做。”上海手术回来后,玉宝特地下厨为儿子做了一次。这是潜潜最爱吃的菜。原本常常是狼吞虎咽一扫而光,那天他先夹了一大块鱼肉,放爸爸碗里。一时伤感没控制住,眼泪滴碗里了,潜潜闷头扒拉了几口饭,却咽不下去。

术后在家休养不过3个月,闲不住的卓玉宝执意重返工作岗位。

街道办事处保安谢仁峰告诉记者,单位里每晚都有干部值班,轮到卓玉宝,他手握中药壶风雨无阻。

妻子劝他与领导说一说,夜班就不用在单位留守了。再说单位离家也就几步路,有事赶过去也不会误事。“值班室有床,不用担心。”卓玉宝冲着妻子,一脸轻松。

平时下班回家,卓玉宝依然电话不断,大多还是调解的事。儿子每晚9点前“命令”他休息,并把他的手机从床头“没收”。

去年生日,儿子见他的手机老掉牙了,充电也不足,就拉他去手机店挑个新的。玉宝推辞不掉,挑了个1300元的“步步高”。

如今,林务英每天早起,与丈夫一起散步到庆澜公园。朝阳照亮了卓玉宝一手创办的法治文化园,也把温暖撒在这个正打太极拳的硬汉身上。看着丈夫消瘦的身影,林务英的眼泪又来了。

上一篇:河南项城“和事佬”巧解“疙瘩事” 下一篇:江西卫视《金牌调解》:缘何一枝独秀?
最新资讯
YNET.com北青网 YNET.com北青网 2017-09-25

最热资讯